蚂蚁上市暂缓之后,京东数科能否趟出自救之路?

  来源 | 风云资本界

  作者 | 余青              

  蚂蚁上市被暂缓后,京东数科动作频频,不仅在近日临阵换将,宣布首席合规官担任京东数科CEO。更是在几天之后宣称拟将云与AI业务并入京东数科。

  京东数科此举,意在增强“科技含量”?

  12月30日,京东集团(09618.HK)发布公告称,将旗下京东智联云业务并入京东数科,以换取京东数科的若干股权的可行性及条款。

  同时,公告指出,此举可使京东数科更好的为其业务合作伙伴提供服务,并将继续专注于核心竞争力及协同业务,以更好地服务客户。

  此次合并对京东数科有何影响?是否和蚂蚁被暂缓上市有关呢?

  为了降低金融比重、加强科技属性?

  官网显示,京东智联云是京东集团旗下的智能技术提供商。京东智联云,提供包含公有云、私有云、混合云、专有云在内的多云、安全、可信赖的基础云服务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京东集团在去年12月6日宣布整合京东云、人工智能、loT三大事业部的架构与职责,并设立京东云和AI事业部,由京东集团副总裁周伯文负责。

  同时,周伯文在今年3月接受《华夏时报》等媒体采访时表示,京东智联云将与京东传统意义上的三驾马车零售、物流、数科一起,组成京东四大核心业务版图。

  但是,仅在组成四大核心业务不到一年的时间,京东集团再次宣布将京东智联云业务整合到京东数科,如此操作究竟为哪般?是否为了降低金融业务的比重?

  对此,有行业分析人士称,此次将云和AI等科技业务并入京东数科,增加了科技的比重,金融比重自然就下降了。

 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表示,京东数科改名本身就是要突破金融限制,拓展更广扩的应用领域。而云和AI属于大数据的正常延伸。

  而某研究机构人士分析,京东宣布把云与AI事业部并入京东数科,并非是在降低京东数科的金融比重,其实是要把金融科技的属性做的更好。

  根据FSB(金融稳定理事会)定义,金融科技是一种创新,它是指把各种技术运用到金融环节,提高金融效率,改进金融产品和服务。京东的云计算和AI其实是各类金融场景所必需的基础技术框架,所以京东会把云与AI业务并到京东数科中,其实是把京东数科放在了一个更加重要的位置,有利于更好做集团内部的资源协同。也可以看出京东AI、云计算基础设施的下一步主要用途是用在金融科技方面。

  需要提及的是,业务整合并不是京东数科在这个月内宣布的唯一变化。

  特殊节点,合规老大任职京东数科CEO

  就在12月21日,京东(JD.O)宣布,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担任京东数科CEO,京东数科原CEO陈生强转任京东集团幕僚长以及京东数科副董事长,均直接向京东集团CEO刘强东汇报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这次换帅的时间节点的特殊性也引来众多舆论,不少业内人士认为,此次人士调动与近期京东金融广告内容被质疑和批评有关。

  陈生强作为京东老将,一手打造了京东的金融业务。但其在职期间,京东金融的一则短视频却将京东推向了风口浪尖。

  短视频中,一名乘客晕机,空姐竟建议其升舱解决。而后座的西装男子高喊“钱我来出”,结果却是教人直接开通网贷......

  随后,京东两度致歉。

  而李娅云作为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,在京东数科内部,她的角色一直是建立有效的合规及内部控制,防止政策性风险对企业业务造成冲击。

  而此次新设立的幕僚长一职,在京东属于首次设立,甚至有网友认为,陈强生已被架空。风云资本界(微信号:sxkcg666)就此消息联系了京东数科相关负责人,但截至发稿,并未获得回复。

  对此,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,在行业监管趋严,以及上市的当口上,京东数科调整了CEO的任命,在如此时间当口进行CEO的调整,显示出此决策背后可能意味着京东数科阶段性战略侧重的变化。在政策和监管的变化中,积极拥抱监管,稳健合规可能才是当下数字科技创新的重中之重。京东数科新任CEO由原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担任,统筹负责京东数字科技的日常经营管理,并协助京东数字科技副董事长陈生强做好战略、产品和研发的落地,向刘强东汇报。这样的管理层安排,也更利于落实合规与创新增长之间的平衡。

  如此频繁的操作,惹来了众人的关注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近期的变化是否意味着蚂蚁集团被暂缓IPO后,京东数科采取的一系列自救措施。

  蚂蚁暂缓后,京东数科的自救之路

  前段时间,蚂蚁集团IPO因为“互联网小贷新规”被暂缓后,京东数科由于业务中的“金条、白条”与蚂蚁集团的“花呗、借呗”业务相似,随即也受到了市场的关注与讨论。

  在招股书中,京东数科的金条业务实现的科技服务收入从2017年的9.20亿元,增加至2018年的20.88亿元,并进一步增加至2019年的36.60亿元,2020年上半年为26.36亿元。近三年复合增长率达99.41%。

  京东白条业务实现的科技服务收入从2017年的14.73亿元,增加至2018年的27.34亿元、并进一步增加至2019年的32.10亿元,2020年上半年为17.94亿元,同样增长迅速。

  两者相加,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的科技服务收入分别为68.7亿元、44.3亿元,这里的“科技服务收入”与“营业收入”口径有何差异暂不可知,不过已经可以看出这两项业务的分量。

  对此,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称,“京东也是以联合消费小贷为主,新规同样影响京东,京东同样需要满足新规的规范性要求,所以会对上市时间有影响。其中,白条和金条都是消费小额网贷业务,也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。对于京东数科此次上市主要存在政策性风险,其他还好没什么障碍”。

 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风云资本界(微信公号:sxkcg666)分析,“蚂蚁暂缓上市背后,是蚂蚁高管进行监管约谈,公司所处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。其中最直接的是《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的出台,落地执行后可能对占蚂蚁总营收比重为39.4%的微贷科技业务产生较大影响。蚂蚁的微贷科技业务主体目前主要是两家网络小贷”。 

  于百程进一步分析称“京东数科也同样存在消费信用业务,也是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。京东数科旗下有“白条”及“金条”业务,白条主要属于赊销服务,金条业务和蚂蚁借呗相似。京东数科旗下有四家小额贷款公司,其中也涉及网络小贷业务,但规模均不大,其中最大的重庆两江新区盛际小贷,总资产规模在29亿。因此,网络小贷的最新办法对京东数科依然会有影响,比如在注册资本、联合贷款等方面,预计京东数科或者用纯科技服务的方式开展消费信用业务,或者根据监管要求申请牌照来开展”。

  而对于近期京东数科的频频操作,于百程认为,在京东集团的几大业务中,京东智联云的云和AI业务,与京东数科服务的方向和领域比较一致,都是利用科技服务产业数字化。京东集团拟将旗下云与AI业务整合到京东数科,有利于实现科技一体化协同,集中资源,一体布局从而进一步做大数字科技业务,这也是原京东数科CEO陈生强成为京东集团幕僚长后的京东首个重大战略性调整。

  王骥跃则表示“可能有关系,金融监管从严,需要规范,但并不是比例降了就没事了,重要的是规范”。

  你觉得京东数科的“自救”策略能够闯关成功吗?

  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 -->

 


posted @ 21-01-06 08:19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河池市细帆能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版权所有